弗朗索瓦丝·萨冈有着怎样的思想?对社会有着什么影响

奇闻
阅读:
2020-05-19 17:48:18

  一生伴侣

  萨冈的小说与她自己的经历是分不开的,孤独和忧伤不仅是主人公们共有的特色,同时也是她自身的写照。她的第一部小说名为《你好,忧伤》并非偶然:她年纪轻轻时就功成名就,但生活道路却并不顺利,忧伤成了她一生的伴侣。

  充满矛盾

  萨冈也曾积极地参加政治活动,她反对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战争,在萨特等发起的声援反战青年的“121人宣言”上签名。她支持女权主义运动,主张流产自由。她是法国总统、社会党领袖密特朗的朋友,还肩负外交使命出访过一些国家。她本来也许可以成为波伏瓦那样在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但是在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下,她对生活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,她的一生充满了矛盾。

  萨冈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,往往流露出对社会现实的不满。她说自己小的时候,村庄里的人每天傍晚都要聚集在一起聊到深夜,而二十世纪末,家家户户都关紧家门 。她深感今不如昔,认为电视是罪魁祸首,不仅节目内容乱七八糟,而且使人们相互疏远,成了偷懒和老死不相往来的借口。“我们的时代……只有对金钱的永不满足而又使人烦恼的欲望”,道德标准变得不可思议,精神价值已丧失殆尽。

  面对这种现实,她一方面认为在这个金钱至上、使人疯狂的时代里,写作是一种激情,如果不写作,她的生活就会变得死气沉沉,毫无意义。所以无论境遇如何,她始终没有停止创作。但另一方面,她也认为世界是荒诞的,人生是空虚的,生活的目的只是追求物质的享受和情欲的满足,因此为了所谓的快乐几乎到了自暴自弃的地步。

image.png

  颇遭非议

  “在我成长的那30年里,正是纵情取乐的年代。”在不良习气方面,萨冈可谓“黄赌毒”俱全,以至自食其果。她反对“禁酒、禁烟、禁这、禁那”,终身抽烟酗酒,哪怕患了肺病也在所不惜。她经常参加狂欢晚会,喜欢赤脚开飞车,结果在1957年4月出了一场严重车祸,被撞伤了颅骨。1958年,她在23岁时嫁给了出版商居易·肖埃莱,后来离婚,又悄悄地和解。1962年,她再嫁给美国人罗贝尔·韦斯托夫,生了一个男孩,但是不久她又离婚了。她曾为当时有了避孕药而庆幸,据说还与一个女模特同居多年,因此她的私生活也颇遭非议。

  犯罪道路

  萨冈还大肆挥霍、嗜赌成性,尽管收入钜万但仍入不敷出,为了增加收入而经常逃税,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。为了装修在诺曼底的住宅,她接受了乌兹别克的一个石油集团的贿赂,在密特朗总统面前为他们说情。最要命的是她吸毒成瘾,经常被牵涉到一些涉及税务和毒品的案件中去。种种劣迹使她成了法庭的常客,甚至与雷诺汽车公司和电视四台都闹过纠纷。尽管她的辩护律师说她天真轻率、办事糊涂,但是她初出茅庐时的美好形象已经一去不返了。好在她乐天知命,认为人在最倒霉的时候也有光明,最美妙的时刻也有阴影。她在烦恼不断的情况下,居然还有心思发明了能在夜间发光的衣帽架。

image.png

  患胰腺癌

  1978年,医生宣布她患了胰腺癌,后来虽经确诊否定了这一结论,但死亡的阴影却萦绕在她的心头,使她在1984年不到50岁时就出版了自传《我的美好回忆》。在1994年发表的小说《转瞬即逝的悲哀》中,主人公马蒂厄是一个癌症患者。当医生告诉他就要死去的时候,他恨不得靠在母亲的肩膀上哭一场。萨冈以此来表明人并非如通常所说的那样勇敢坚强,其实有时是非常脆弱的。从她写这部作品的时候开始,厄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。